巴姆七湖——遗世独立的香巴拉秘境_户外

    19-12-02 作者:频道管理员 来源: 点击:0

    笔者为非商业旅行者。仅供个人爱好者与非盈利团体进行学习参考、交流分享,除笔者特殊授权外,本文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谢绝一切以盈利为目的个人、团体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挪用。侵权必究,敬请自觉。

    封面照片 巴姆七湖

    摄影/张祺林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

    巴姆七湖——遗世独立的香巴拉秘境

    撰文、摄影/张祺林

    天上有闪烁的北斗七星,宛若夜空中的灯塔,而在人间则是拥有“七湖连珠直通天际”之极致美景的巴姆七湖。

    在笔者看来,巴姆七湖可以说是四川乃至整个横断山区风景最秀美的地方,是“大横断”的浓缩精华所在,景色极致可谓举世无双,集珍稀动植物资源、秀美山水、奇绝人文于一身。连念青东、稻城亚丁、党岭之景在巴姆七湖面前也要逊色三分。

    当登上山顶时,眼前是七个蓝宝石一样的湖泊沿着山谷从上而下阶梯状排列下来,湖泊之间有瀑布相连,自下而上分别为一湖至七湖,面对如此奇景,恍然间似乎眼睛也迟钝起来,只有震撼不已的心灵得到了神山圣湖的洗涤,摆脱了凡尘琐绕,在这山水之间自由地穿梭,无尽地愉悦。

    巴姆七湖——最经典的拍摄视角

    巴姆七湖,景色壮观而原始,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以东的巍峨群山中,因乡城又名香巴拉,故亦称“香巴拉七湖”。巴姆七湖是四川八大秘境之一,也是是尼斯、雨洼乡的神湖,被当地人民称作“佛祖留下的七净水”,与乡城县以西的巴姆神山和县城里的噶丹桑披罗布岭寺一同守护着这一方白藏房点缀其间的净土。

    在藏传佛教中,人们在供奉台上放置七碗清水,这便是献给佛祖的“七净水”。这七碗水分别叫做“水、火、灯、香、花、茶、饭”,而眼前的巴姆七湖恰如“七净水”一般在三怙主神山下一字排开,让人们不得不惊讶于这个神奇的传说。

    虽然巴姆七湖已被国家地理杂志评选列入“四川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之一,且早在三十年前就由著名风光摄影师吕玲珑先生公布于世,但是由于所在位置极为偏僻,山高路远,网上也没有任何攻略,就连百度地图也将它的位置错标在乡城县以西,所以巴姆七湖在距其不远的稻城亚丁和巴拉格宗相继成为网红景点之后仍然处于“深闺之中”,人迹罕至,三十年来一直是不为外界所知的状态,每年的到访人数寥寥可数。

    巴姆七湖所在的山谷,人迹罕至,呈现着最原始的自然风貌

    巴姆七湖所在的索朗山区正因为不受人类活动的干扰,这里呈现着最原始的自然风貌。这里的地貌都是经过冰川的作用而成,巴姆七湖所在的山谷是冰川侵蚀形成的U形谷,一个个碧蓝的湖泊则是冰川消融后退,遗留的冰斗盆积水而成。第四纪冰川末期,这里的冰川经历了一个气候不断变暖的过程,最后消融殆尽,流下了一个个湖泊。山上的“巨石阵”则是冰川侵蚀山体后山体破碎而成的巨石堆砌而成的石海,沿山坡滚落而下越积越多就形成了石河,索朗山区的石河规模、长度世所罕见,景观程度居中国第二,仅次于阿西海子山(稻城-乡城一带古夷平面)石河。这种成因和形态在四川乃至中国都罕见,具有较高的美学欣赏和科考价值。

    索朗山区的山上分布着的无数高山海子的形成原因也是如此,湖泊面积较大的有一山之隔的“日朗拥措”和西北方的“林措”,而“次林措”、“次乔措”则是呈现出了夺目的粉红色和碧绿的翡翠色,从天空俯瞰,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湖泊仿佛仙女遗落的颗颗钻石,晴天之日波光粼粼,分外耀眼。

    站在山顶拍摄的巴姆七湖及其所在山谷全景、石海和石河

    笔者知道巴姆七湖,是数年前的一次偶然在国家地理杂志2006年10月特刊《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一书中关于稻城、乡城、德荣的篇章中看到了一张占据了一个跨页的照片——三十多年前由著名摄影师吕玲珑老师拍摄的巴姆七湖,这也是迄今为止巴姆七湖最经典的一张照片,自此巴姆七湖便深深刻入了我的脑海,是我数年来一直心向往之的秘境,到达巴姆七湖并拍摄下这样一张照片也成为了我的心愿与梦想。

    在几次走川藏、滇藏线与行摄“大横断”、“大香格里拉”的行程中,或由于时间原因,或由于突发状况,几次与乡城擦肩而过,这也成为了我一直以来的遗憾。终于,在2019年的金秋时节,我从滇西北沿位于巴拉格宗西北面的古学乡-东旺乡的许曲-东旺河毛屋大峡谷进入四川,来到了昔日以匪帮昭著,今朝以“三绝”(噶丹桑披罗布岭寺、白藏房、疯装)著称的乡城县。在与吕玲珑拍摄照片的同一时节,在一个秋高气爽、蓝天白云的日子里探秘巴姆七湖,多年幻想终究圆梦。
    香巴拉乡城的县城,山坡上是噶丹桑披罗布岭寺
    清晨,驱车出乡城县城,沿硕曲河一路北上,到达雨洼乡后右转拐入一条只有一车道宽的柏油路。这条水泥路是乡城县政府为了开发旅游而新修建的公路,但目前只通到了那拉岗村。虽然后面仍有十余公里的烂路,但是前半程这十五公里的柏油路为现在的旅游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既节约了时间,又避免了更多损车,在通车以前,进山只能依靠摩托、拖拉机甚至马帮,一天往返也是不可能的臆想。
    通往巴姆七湖的公路,前半程的柏油路一直修到了群山之巅的那拉岗村
    公路在群山中蜿蜒前行,顺山势攀缘而上,一路从两旁的林带变化可以看出海拔在飞速的上升。低头俯瞰,山路犹如丝丝墨带盘绕在山坡之上,如长龙般跃向天际。待爬升到半山腰时,对面山上就呈现出了秋日的色彩,川西的秋天举世闻名,金黄的大果落叶松、绛红的枫桦,漫山遍野的彩林装扮着青绿的群山,绚丽缤纷,层林尽染,令我们一行人还未到巴姆七湖便已沉醉于自然山水中,目不暇接,也愈来向往真正的目的地。
    川西彩林
    离巴姆七湖最近的有一个名叫那拉岗的小村,这是乡城县海拔最高的小山村,被摄影家吕玲珑取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天村。 天村因海拔最高,历来道路不便,因此这里的藏房风格与乡城其他地方的白藏房完全不同,都是就地取材用石头砌成。在这个离天最近的村子里,每一座藏房的视野都十分开阔,推窗看到的是对面满目的青山和远处嵯峨的巴姆神山,虚幻间让人感到这条路的两端连接着天上与人间。
    天村——那拉岗
    从天村继续驱车前行,山路变得如搓衣板一般崎岖不平,驾驶的感觉用“车在路上颠,人在车里跳”最适合不过,稍不留神汽车就会从窄而坎坷的路面颠下山崖,后果将不堪设想,无论司机还是乘客都心惊胆跳,手里捏着一把汗。
    从那拉岗到巴姆七湖的道路
    彩林越来越富有层次,宛若青山的披风,条带斑斓。典型的高寒植物种类成为主宰,前方出现一些夏季牧点,巴姆七湖的沟口就在其中一个牧点。
    历史悠久,建造时代无从考证的古碉
    穿过色彩斑斓的彩林,跨过清澈见底的溪水,终于抵达了期盼已久的巴姆七湖。山谷入口位于一个较高的垭口上,中间有着一个牧场,两侧各有经幡与玛尼堆,土路到这里戛然而止,再往前就抵达稻城亚丁了。停好车后我们走过木桥开始徒步,起点处的牧场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座石头砌成的矮房,是当地牧民夏季放牧时的临时住所,但由于现在修通了简易公路,牧民已不用在住在这里,房屋已荒废多年,破败不堪,旁边的废弃栏楼里存放着生火用的工具和草垛。
    巴姆七湖的徒步起点与废弃的牧民小屋
    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如何到达巴姆七湖最佳拍摄点的攻略,所以我们只能以照片判断这里应该位于一湖以西的山坡上,前途充满了未知与挑战,我们一行人信心满满地开始“急行军”,争取在短时间内登上山坡以上山脊间最高的山顶,日落前返回县城。沿着牛羊踩出来的羊肠小道爬上了一个小坡后,山谷全部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们的目标山峰距离现在的位置看起来只有数百米的距离,但我们知道由于垂直高度的视觉影响,实际有至少五公里的直线距离,若以反复摸索探路的方式攀爬则有更长的路程,且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我们仔细地按照现有的这不明显的小路前进,以免“误入歧途”耽误时间。在河谷行进的途中,深黄色的草地与蔚蓝透彻的天空形成了令人舒适的暖色调,时不时出现在眼前的群群白马鸡与远处的岩羊群如迎宾使者一般一路陪伴,引得我们不时驻足拍照,但是由于这里常有马熊出没,我们并不敢在同一地点久留,说不定旁边的树林中就有马熊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这些闯入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于是便加快了脚步前进。
    山谷中的“开阔大道”
    开始徒步四十分钟后,一个清澈的小湖映入眼帘,从面积上看称之为池塘更为贴切,这显然不是一湖,只是溪水下流在洼地汇聚成池而已,池水冰凉彻骨。我们洗了洗脸提神后,神情顿时清醒了许多,这对提高警惕性很有帮助,毕竟乡城在数十年前还由匪帮占据,这里除了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可能还有残余的盗匪盘踞在此,此时偌大的空旷的山谷乃至方圆几十里范围里只有我们一行人,安全意识尤为重要。
    不知名的小池塘
    脚下的小路一会便没了踪影,我们四下寻找后发现对面的山岗上出现了另一条小路,从方向和开始爬升的情况来看这正是通往最佳摄影点山顶的道路,原来并不需要走到一湖再向上爬,从这里开始攀登坡度较缓,更节约体力。从这边到对面需要跨过一条小溪,正巧也不知是谁在三块石头间架起了两根圆木作为桥用,真是方便了后人,使我们不用再脱去鞋袜去感受那凌冽的冰水。
    过河
    向上爬升的路变的更为模糊难寻,我们现在只能依靠大概方位和感觉去走,离开草甸后首先是一片夹杂着高山杜鹃的大果落叶松林,穿行其间视野受阻,为判断路线造成了很大困难。徒步途中我们发现这里的大果落叶松树龄普遍超过百年,远远超过了这个树种的野外平均寿命,而且这里的杜鹃丛也比其它地方更加茂盛,这里的朵朵杜鹃花一定也比其它地方更加鲜艳、丰满,虽然已过花季,但不难想象六月时漫山遍野的杜鹃灿漫是何等醉人景象。
    错节盘根,生机勃勃的古树
    约爬了一半的高度,回头望去,山谷两侧植被呈现出越来越多的颜色,来时的山谷如黄绿色的毛毯一般铺在脚下,弯曲的溪水犹如若尔盖黄河的蛇曲蜿蜒流淌。在高海拔地区爬升,缺氧成为了百分九十九的人退缩的原因,我们由于初期攀登速度过快而导致了轻微的高反头痛症状,现在时间还早,于是我们放慢行进脚步,一边按揉列缺穴、内关穴、后溪穴一边爬升,不久头痛便无影无踪了。
    所穿过的大果落叶松林、杜鹃丛与来时经过的山谷
    不久,我们终于穿过了茂密的丛林,来到了开阔的海拔更高的高山灌丛草甸,视野顿时开阔起来,一湖——端措终于映入眼帘,远处海拔5122米的索朗也出现在了视野里,对面的山坡上大片大片的大果落叶松全然已成金黄色,耀耀灿灿,好像给山岭贴了一层金衣一般。
    露出一角的一湖——端措与对面山坡上的大果落叶松林
    继续向上,我们来到了一处较为平坦的台地,这里可以看到一湖、三湖、四湖、五湖的水平面和部分全景,这也是寥寥到访者中的多数的目的地,他们通常在这里拍照留念然后原路返回。虽然只能看到四个湖,但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眼前的四个湖的景色已经足以代表巴姆七湖,宝石般深蓝的海子,斑斓的彩林,巍峨的山峰浓缩了川西之秋的精华。天空中翱翔的雄鹰振翅高飞,仿佛把我的思绪牵上了云端,抛去了一切琐事杂念,尽情怡悦游荡在这自然山水之间,逍遥不已。
    从观景平台看到的一湖、三湖、四湖和五湖
    从这里向上攀登,就进入了高山“巨石阵”——石海,遍地的冰川漂砾锋利无比,体积巨大,怪石嶙峋,形态各异,有的状如青牛负刀,有的状如老翁垂钓,还有的状如仙人指路,宛若进入了异星世界一般。

    岩块抬在巨石上攀登需要戴手套,否则很容易被棱角划伤,而且要非常小心谨慎,由于这里又陡又险,稍有不慎就会滚落下山。
    高山“巨石阵”
    努力向上,奋勇攀登八百米,终于在垂直高度爬升了八百六十米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比三十年前吕玲珑留下足迹的地方还要高的顶峰。站在一块两层楼高的巨石上,我终于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巴姆七湖——日朗央措七海子全景,眼前的景象无与伦比,令人永生难忘,这真是蓝色星球上的极致风光,我坚信世间再也找不出比这更美的地方了。在这里,一眼万年,仿佛已不再尘世间,不再受凡尘琐事所扰,“逍遥三界外,自在五行间”是此时感受的最好诠释。

    巴姆七湖——遗世独立的香巴拉秘境
    山谷之中,有七个宁静安详的高山海子,顺着阶梯状错落的山势依次排开,连成一座台阶,从一湖端措到六湖每个阶梯上分布着两个海子,而七湖高高悬在最高峰下。阶梯之间,还有珠玑四溅的瀑布顺势而下,勾连起七个湖泊。巴姆七湖首尾相衔,随着时间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时而宝石般湛蓝,时而翡翠般碧绿,如琵琶,似玉盘。飞溅而下的瀑布雾气蒙蒙,水汽沼沼,激烈而欢快,与那平和静谧的海子融为一体,形成了这世间绝无仅有的景观。

    一湖——端措

    二湖

    二湖和三湖之间的瀑布、三湖、四湖、四湖和五湖之间的瀑布、五湖、六湖、七湖

    二湖和三湖之间的瀑布、三湖、四湖

    三湖

    四湖

    五湖、六湖、七湖和海拔5000米的无名峰七湖由于海拔原因只露出了一个窄窄的水平面

    五湖

    五湖、六湖和七湖 七湖连珠,各有风韵,深邃雄浑,隐藏神山,在铅灰色的岩峰的映衬下,原始苍凉,撼人心魂。

    巴姆七湖——遗世独立的香巴拉秘境

    ( 本文作者 : 崇德乐和 ) 12下一页
上一篇:逛美国最大的户外装备店随拍之二(背包和睡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