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孙几百里 横跨出天山_户外

    20-08-02 作者:频道管理员 来源: 点击:0

    西行之路自古凝聚的就是历史,让人不禁抚襟唏嘘!
    生活在现代的人们,巳经难以体验那样的生活状态!
    沿着先人脚步吊遗迹观山河,是人生的梦想和情怀!
    新疆跨越天山之路鼎鼎大名的有三条,狼塔的自虐、夏特的名气、乌孙的大美都让人爱不释手,不能万全之下自然选择了大美的乌孙,作为我富士新机X-T4的试手之路。
    告别单反的沉重
    关于乌孙古道
    所谓“乌孙古道”指的是古时乌孙国通往龟兹国的通道,它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都要争夺这块宝地。公元前的汉武帝为了对抗匈奴而与乌孙结盟;隋唐时期西突厥控制天山统治塔里木盆地;唐代西征突厥及与突骑施的交好等,都是通过乌孙古道来实现的,故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摘自百度)。
    乌孙古道北起伊犁特克斯县琼库什台牧业村,南至拜城县黑英山,全程跨天山山脉130公里无人区,翻越两个达坂。
    关于行前准备
    乌孙古道行走与通常的高原线路并无大的不同,最大区别在于穿越过程中要频繁趟过冰河,依季节最多时一天有近数十次的反复过河,大的河流要借助溜索,一般的溪河要自行涉水,涉水深时能齐腰部,存在一定的难度和风险。所以行前装备准备的重中之重就是防水、防水、防水。
    防水、防水、防水。
    ------------------
    旅行开始??
    Day1-2020年7月2日晴
    (行程:南宁~乌鲁木齐 CZ6797,飞行3500公里6小时)
    出发!异样的旅行
    2020年开年就演绎成一部我们曾经认为只是科幻的真实灾难大片,而且未来到?将要走向何方?至今无人知晓!新冠疫情极大改变了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却无法改变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出发了,但这注定是一段不平凡的旅程。
    焦虑的等待 决定出行后的两个月在不安中度过,多变的出行限制信息让人焦虑,好不容易疫情缓解形势大好,临行前北京的聚集性感染又让全国紧绷严控,最后是北京、天津、河北、内蒙、东三省、湖北、广东限制性入疆,众多小伙伴们泪洒行前。
    团队人数剧减
    超低价机票 出行机票折扣已低至两折下,旺季新疆线从未有过如此的低价,省钱啊!但内心却有莫名的不安,明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

    携程上低折扣的机票

    空荡的机场 旺季的黄金时间,走入机场不见了熙熙嚷嚷的人群,听不到鼎沸和喧闹,就象丢了东西,不免一声叹息!

    空荡的吴墟机场


    空姐不美丽 戴口罩的空姐让人感觉异样,再看不见你美丽的容颜和职业的微笑。
    空姐不美丽
    餐食不好吃 机上正餐有极大改变,全部变为冷餐,或许这样能够节约成本,或许是能够最大限度保证安全。不好吃?地球人都知道!如此严峻的疫情挑战,我们不必抱怨、不能抱怨、没资格抱怨。
    都是冷餐不好吃
    绿码的守护 前绿码证明你有资格,后绿码证明你符合条件,大数据、云应用守护我们的平安。
    行前轨迹确认
    数据登记追踪
    晚上早到的小伙伴初次相聚,14人的团队先到了8位,因为重庆的队友小舞与领队有旧,领队白狼和助理小乐也一起过来见面,而恰逢上海团友丽莉生日,大家开开心心、快快乐乐首聚,吃着烤肉、喝着大乌苏、闲聊互砍,畅想着即将开始的的徒步旅行。
    团队首聚 恰逢团友生日
    新疆!我们过五关斩六将的来了,已经闻到你的瓜果飘香,已经偿到你的烤串烟熏撩人。
    遥望天山,草原一定繁花盛开,雪山一定晶莹剔透,湖泊一定清澈魔幻!
    遇见吧,乌孙!
    Day2-2020年7月3日晴
    (行程:乌鲁木齐 ~伊宁 K9789列车,680公里10小时)
    晃荡晃荡到伊宁
    大早上坏消息来了:两个半夜到达的湖南小伙伴刚住进宾馆不久,凌晨就被从宾馆叫去隔离,因为他们来时的航班座位附近有人隐瞒了武汉的居住史,辛苦准备半年的旅行嘎然而止,悲剧了!
    隔离后焦虑失望的小伙伴
    现时出行的风险不在于你能否保护好自己,更在于整个环境和体系未知的因素,今晚团队要上火车,那怕车厢里一个人有问题(来源或发热等),大家都要受牵连!只能心里默默祈祷。????
    套用白狼领队的一句话:“现今形势下还来新疆的人,真正是对新疆大爱了”,或许小伙伴我们都是大爱之人!
    中午:领队行前装备检查……
    装备检查一样不能少
    下午:行前事项说明会……
    行前准备会
    傍晚:团队集中前往火车南站……
    大包小包
    有什么不一样?
    出发上火车前也没有等到两位湖南小伙伴解除隔离的消息,大家都很郁闷,本来14人的团队变成12人,此后一路看到美景和开心快乐的时刻每会为他们惋惜。
    长途卧铺火车旅行差不多已经是一种记忆,绿皮火车的回忆虽说不上美好,但留下的都是青葱岁月的痕迹。
    绿皮火车(夜宿火车上)
    晃荡,晃荡,晃荡……十个小时晃荡到北疆的伊宁。
    兄弟,上铺、中铺都试过,下回再聚睡下铺呗????
    Day3-2020年7月4日 晴转多云
    (行程:伊宁~琼库什台牧业村,汽车219公里5小时;琼库什台牧业村~琼库什台河谷营地,行走10公里4小时,营地海拔2420米)
    终于进山了
    早晨五点半钟抵达伊宁车站,凡疆外身份证和出差外省返回的新疆人,在列车上都已分类登记好,出站集中后专车(呵呵,有警车开道的那种)拉到伊宁体育馆统一抽血做核酸检测,这是讫今所知全国最严格的防疫政策。
    有点拉去“集中营”的味道
    良民证
    检查结果出来小伙伴全体通过拿到了证明书,大家都松下一口气,最后的进山通行证算是有了。
    要说我们进疆历程的波折和辛苦,那些守护我们健康日夜工作的人们更辛苦,致敬和感恩吧!
    汽车碾转6个小时到达琼库什台牧业村,8年后再次来到琼库什台,整个村都在大兴土木,随着商业旅游的发展,往日的世外桃源或难再见,不过这不是我们的重点,它对我们此次行程的意义仅仅就是乌孙古道的起点。
    终于站在了穿越徒步的起点上,已经是下午五点钟,想想这两天如此奔波和折腾,什么事情都是经历了努力和磨难才觉得更加珍惜,此刻只是背着行囊站在这里,都觉得幸福满满,不是吗?
    乌孙古道起点--琼库什台牧业村
    团队:(后排从右至左)助理小乐、漂砾(杭州)、杨头(广西)、观自在(上海)、舍不得(杨州)、鲍丽莉(上海)、Hej(重庆)、小舞(重庆)、Evan(上海)、潇潇我行(成都)、迷茫(重庆)。(前排从右到左)90%(杭州)、徐·行者(常州)。
    首天徒步的行程强度不大,沿着琼库什台河谷缓慢爬升400米,时儿穿行在笔直高大的原始云杉林里
    原始云山树林。
    时儿走在绿草茵茵的高山草原上
    绿草茵茵
    美丽的高山草原
    近旁的琼河流水发着哗哗的声响
    琼河水哗哗奔流
    已近傍晩、牛羊归巢、炊烟袅袅
    牛羊归巢
    炊烟袅袅
    让人一种心灵的宁静和回归
    营地扎在琼河一处蜿蜒的河道边,左边是平坦的草坪,右边是密林,远山层峦,美丽的五星营地。
    琼库什台河谷营地
    是夜雷呜电闪、小雨淅沥、野狼嗷嗷,一个不眠之夜……
    Day4-2020年7月5日 晴转阴雨
    (行程:琼库什台河谷营地~琼达坂~库诺萨伊,行走17公里11小时,营地海拔3150米)
    冰雪琼达坂
    晨起天空放晴,雨后空气格外的清透,满是露水的草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牛羊散落在坡上自由的觅食,牧居的炊烟在空中慢慢飘散
    这一刻时间是凝固的,从中你能感受到生活的变与不变!
    琼库什台营地之晨
    早餐出发后线路开始缓慢爬升,天高云淡,气爽宜人,但不断的爬升很快让人走出了冒汗水。
    缓慢爬升
    河水弯弯
    海拔逐渐升高,景观也逐渐变化,
    云彬林已经完全看不见,山坡上满是零乱的砾石和巨岩,只看植被海拔应该在3000+了。
    山坡上满是砾石
    巨大的岩石
    高高的艳阳悬在头上
    艳阳高照
    今日行走的难点是翻爬3700米的琼达坂,17公里路程将爬升1200米,下降600米。我们进疆的前一个星期,伊犁刚刚普降暴雪,让翻越达坂之路变得难行。第一次在新疆长线徒步,多少心里有些不够重视,认为不会比川西和西藏那些高海拔的线路更难。事实证明这一想法是错误的,抛开高反的状况,事实上新疆的线路更复杂、更多变、更难走,更风险。
    草泽:上升到2600米左右,草原已是一片泽国,溶雪的水漫浸整个草地,每一步前行都要审慎选择落脚之处,让行走耗费加倍的精力。
    沼泽草地
    溪路:走出草地,在更高的海拔是陡峭的砾石路,前行者趟出来的小路已经流水潺潺,但这对我们没有那怕一丝的诗意,在超过30度斜坡的碎石溪流小道上攀爬,只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陡坡溪流
    在雪路和溪流中艰难前行
    趟雪:更高海拔接近垭口的坡道上雪深及小腿,雪下的状况完全弄不清楚,可能你一脚下去是巳经溶化了的雪水,也可能是尖锐或圆滑的砾石。
    达坂趟雪
    所谓“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多半说的就是这种情形了吧?完全走不出自己的节奏,只能慢慢的熬。辛亏才是进山第二天大家体力都好,17公里熬磨了11个小时才走完。
    达坂下坡路的小黄花让人一点点惊喜
    今晚的营地扎在海拨3150米的库诺萨伊一个半山坡上因为到得晚,扎营时巳经变天,眼见雨云从远山迅速蔓延过来,领队呼叫大家赶紧立上蓬帐,但紧张慌乱中我竟然找不到帐蓬的地钉。
    一阵大风刮过,把营帐一下子吹往山谷,前冲数米托住翻滚的营帐,近傍的小舞也赶紧跑过来搭了一把手,全身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我的“安身立命”之宝呀,你顽皮要跑到山谷里玩耍,我可怎么办呢?
    因为昨晚缺觉,晚饭后吃了两颗安定片,迷迷糊糊感觉在雨滴敲帐声中睡去。
    Day5-2020年7月6日多云转雨
    (行程:库诺萨伊~阔克苏河~阔克苏河溜索营地,行走19公里9小时,营地海拔2000米)
    烹羊且为乐 大被同眠爽
    晨起打开营帐门,哇!帐外漫山皆白,帐篷也落满了白雪,让人撑目结舌,原来昨晚下的是雪而非雨。
    库诺萨伊营地一片雪白
    此时远山的山谷中正在吞云吐雾,周天光影变幻;
    吞云吐雾光影幻化
    晨牧的牛羊队列走在覆雪的草地上吱吱作响,留下行行美丽的足印;
    晨牧的牛羊队列
    鸟儿翔翺在群山中,时儿穿出云雾,时儿隐入群山;
    鸟儿山间盘旋时隐时现
    满眼看去如梦似幻,又诗又画,美艳绝伦
    如梦似幻又诗又画
    这种一夜醒来从夏入冬季的感觉让人惊喜,不得不叹造物的神奇。顾不上穿衣洗漱,赶紧在帐篷口架起手机拍摄延时(谁知忙中出错拍成了视频),同时拿起我的X-T4穿上拖鞋冲出帐外,希望抓住每一道幻化的光线。
    拍、拍、拍……
    雪后的库诺萨伊雾来雾去,飘渺若仙境。早餐出发后一路下行,海拨快速降低,很快没有了雪迹,应该昨夜海拨低处下的是雨,山道略显湿滑
    团队山间行进
    随着太阳升高云雾逐渐散去,远处青山绵延、山色黛绿,草甸青翠、山体柔美,云彬如塔、笔直高挺,这种原始不加修饰的美直撼心灵,让人驻足留恋不忍离去。
    山黛 草青 线美 彬直
    高天流云
    青山不老 心永年轻
    目标:向南 向南……
    继续顺山下行,中午来到谷底阔克苏河的一条支流,午餐后换上溯溪鞋沿小河下行,开始了乌孙徒步趟雪水河的历程。
    谷底阔克苏河支流巳隐约可见
    沿河穿行在矮树灌木林中,背上的背包磕磕碰碰並不好走
    低矮的树丛让行走磕磕碰碰
    小河流量不算大,但河水冰冷,防水袜形同鸡肋,完全无法阻挡漫水的进入,麻烦在于水中有很多粗细不一的砂粒,趟河后会留在鞋中,给行走带来困扰。
    更大的问题是我自己买的鞋只适合简单溯溪,不适合长时间的溯溪又徒步行走,因为几公里走下来脚已经非常的不舒服。趟了十五次溪流走到阔克苏河边换回徒步鞋,决定后面的行程不再穿溯溪鞋。
    装备呀,装备!????????????
    阔克苏河是新疆最重要河流之一,因为行政上它是南北疆的分界。在这个季节阔克苏河的水色呈浅淡的奶白色,水流湍急如脱缰野马冲向下游,发出轰轰的声响。
    初见阔克苏河
    后程沿阔克苏河下行往宿地,天气渐变,积云加厚。河滩路走不通时上半山横切,碎石泥路狭窄而陡峭,宽不过30~50公分,下方即是咆哮奔腾的河流,幸好还未下雨,否则横切路段湿滑实在让人心惊胆战,存在大风险。
    沿阔克苏河岸横切的路走得提心吊胆
    终于初雨时赶到阔克苏河溜索营地,营地旁有看守溜索的哈萨克牧居,此时雨势渐大,马驮的行李未到,正在发愁如何扎营,小伙伴们看到牧居没人愿意再住帐篷,马上鼓动领队去与牧民协商腾出一间房子给我们住,最后哈萨克牧民同意搬出来与我们方便。????????????
    溜索营地旁边的哈萨克牧居
    是夜
    烹羊且为乐
    一只小羊羔清水炖煮,吃得大家嘴巴嘎巴响,新疆的羊称全囯最好吃驴友们应无异议!
    烹羊且为乐
    大被同眠爽
    一张大炕十二人共眠,你横我竖他唱罢尔登场,贴身而卧上有瓦下离地老驴都举双手!
    大被同眠爽
    Day6-2020年7月7日 晴

    (行程:阔克苏河~天堂湖,行走20公里10小时,营地海拔3100米)

    天堂的路太美

    晨早下了一夜的雨基本收住,早餐吃上热腾腾的风干羊肉揪面片,那是一种特殊的味道,肉香绵长、阳光艳艳,实在让人回味和难忘,两碗下肚,胃觉轻飘飘的提前到达天堂。

    回味无穷的风干羊肉揪面片

    今天的目的地是天堂湖,首关用铁笼溜索渡阔克苏河,这是如今乌孙古道徒步宣传上的网红,其实也是驴友们过阔克苏河的唯一方式,无有别的选择,渡河后算是到了南疆。

    阔克苏河的渡河溜索

    或许是因为昨晚一夜大雨扫尽阴霾,今天天气格外晴朗,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溜索营地晨早阳光明媚

    虽说我们从行政上到了南疆,但其实地理上仍然还在北疆,因为真正地理位置上的南北疆之分是阿克布拉克山。

    沿着又一条阔克苏河支流逆行而上

    逆流而上

    反复十次过河后走出丛林,眼前豁然开朗,果然仍是北疆典型的高山草甸景色。

    野生北山羊角天堂之路的标志

    继续趟过山坡上的一段积雪

    山坡上的积雪

    看见“天堂之路”的门户

    “天堂之路”的大门

    走进大门,鲜艳的小黄花点辍着山峦,碧绿的草甸就像满铺的地毯,山坡上的云彬树林侍立迎接来客。

    小黄花点辍着山峦

    ( 本文作者 : 杨头 ) 12下一页
    出发上火车前也没有等到两位湖南小伙伴解除隔离的消息,大家都很郁闷,本来14人的团队变成12人,此后一路看到美景和开心快乐的时刻每会为他们惋惜。 长途卧铺火车旅行差不多已经是一种记忆,绿皮火车的回忆虽说不上美好,但留下的都是青葱岁月的痕迹。 绿皮火车(夜宿火车上) 晃荡,晃荡,晃荡……十个小时晃荡到北疆的伊宁。 兄弟,上铺、中铺都试过,下回再聚睡下铺呗????
    今晚的营地扎在海拨3150米的库诺萨伊一个半山坡上因为到得晚,扎营时巳经变天,眼见雨云从远山迅速蔓延过来,领队呼叫大家赶紧立上蓬帐,但紧张慌乱中我竟然找不到帐蓬的地钉。 一阵大风刮过,把营帐一下子吹往山谷,前冲数米托住翻滚的营帐,近傍的小舞也赶紧跑过来搭了一把手,全身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我的“安身......
    趟雪:更高海拔接近垭口的坡道上雪深及小腿,雪下的状况完全弄不清楚,可能你一脚下去是巳经溶化了的雪水,也可能是尖锐或圆滑的砾石。
    所谓“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多半说的就是这种情形了吧?完全走不出自己的节奏,只能慢慢的熬。辛亏才是进山第二天大家体力都好,17公里熬磨了11个小时才走完。

上一篇:警方在可可西里发现失踪女大学生遗骸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